乐视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乐视网距离退市还有多久?


本文地址:http://www.visualisa.com/article/2388.html
文章摘要:乐视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乐视网距离退市还有多久? ,出人意料种蛋上海海关,行使权利云气充溢。

来自:商业人物(微信号:biz-leaders),作者:张友红 于静


对于乐视网(300104)(后文简称,乐视)来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今天,乐视网召开了2017年度业绩沟通会,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首次谈到了“退市”,首次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原话是,“乐视网年报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在今年4月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如公司拟采取的措施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未消除无法表示意见影响,则公司可能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除此,乐视还面临因为缺钱导致的归母净资产为负的现象,也可能导致乐视退市。


这两大退市条件分别满足最新修订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


危机,或许正在演变成game over。

 

乐视首次承认面临“退市风险”

 

有关“乐视是否退市”并不是首次提及。


最近一次出现在深交所5月9日的问询函中,希尔顿娱乐场_红宝石娱乐场_康莱德娱乐场:要求乐视网结合公司当前生产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说明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


从今天乐视管理层的答复看,这也成了可能。

 

截至2018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3.04亿元。如若乐视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出现经审计后公司净资产为负情况,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


今天的沟通会上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2017年度乐视网资产总额178.98亿元,负债合计185.64亿元,短期借款余额27.55亿元,大部分为金融机构借款。

 

乐视退市的声音,最早集中发酵是在今年3月。

 

今年3月的一次乐视网紧急停牌中,乐视网称,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并表示核查完成后将复牌。此次公告后不久,关于乐视退市、破产的声音便开始发酵。

 

与此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证监会和两大交易所密集推出的退市新规。乐视网3月14日发布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就在孙宏斌辞职前5天,深交所发布退市新规,将IPO造假明确列为退市的条件之一。


去年10月底《财经》报道,因乐视网涉嫌上市造假,多名证监会发审委委员被带走调查,乐视IPO造假的消息便因此传开。

 

财新此前报道,当前机构多已“割肉”出货乐视网股票,接盘方为游资和散户,这一现象已令监管层和乐视方面十分担心,根据财新报道,乐视网很难获得重组机会,不排除退市可能。

 

这显然不是孙宏斌愿意看到的局面。孙宏斌辞任乐视董事长之后接受媒体群访时称,乐视网这么困难,团队穷尽了所有办法后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

 

谈到退市,孙宏斌尤其强调,“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孙宏斌不愿让乐视网退市,这也不是任何一个股东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其他两条路走不通,“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寄希望于贾跃亭还债

 

2018年将成为决定乐视是否会退市的关键一年。


从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的回答看,乐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找到可以迅速扭转颓势的方法。


“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上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乐视很缺钱。这成为了目前危机的死结。


乐视网2017年8月和2018年4月披露了上市公司累计诉讼、仲裁情况,公司被起诉类案件合计涉案金额人民币49亿余元(含原告诉求赔偿金额、违约金、律师费),美元5700万余元。


各种欠款问题“危及公司信用体系,致使融资渠道不畅,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刘淑青说道。


与此同时,乐视自身的现金流不仅无法填补巨大的缺口,而且还在雪上加霜。


根据公告,2018 年1季度,乐视网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相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度的下滑,2018年1-3月经营性亏损约3.07亿元。


唯一的好消息是,4月18日,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集团等向乐融致新增资不超过30亿元。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作为非上市公司部分,乐融致新的融资也并不能直接解救乐视网的资金危机。


从刘淑青回答中看,目前能否摆脱“经营困难”的关键点在于:贾跃亭还债。


乐视危机两年,贾跃亭变卖了酷派和易到的股份,用于还债。


今年1月4日晚间,酷派集团有限公司(2369.H K )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出售了酷派8.97亿股股份,占酷派已发行股本的17.83%,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为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这笔钱到账后接着被招商银行划走还债。

 

去年6月,乐视将所持易到股份全部质押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7月14日,债权人韬蕴资本成了易到的接盘者,贾跃亭套现退出。


即便如此,贾跃亭还有73个亿的窟窿没有填上。


如今,贾跃亭手里能打的牌只有FF汽车了。不过,他并不想让这块业务成为乐视危机的填坑石。


去年,FF汽车不再叫乐视汽车了,这是贾跃亭的意思,他想撇清FF汽车和乐视的关系。


乐视网方面的态度却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贾跃亭先生还清债务。”这不排除法拉第未来作为贾跃亭早期在美国投资创建的全球化互联网出行生态企业,需要承担贾跃亭欠下的债务。


刘淑青的原话是,“公司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Faraday 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


但是就在4月8日,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这惊动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并向其发出了《问询函》。


今天的沟通会上,刘淑青重申,公司未获得贾跃亭先生或其关联方通知,对媒体报道的“贾跃亭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不知情、不了解。


如果争执,这3个多亿或许会成为又一笔填坑石。


接下来,FF汽车项目变得身份诡异。


一方面,贾跃亭把翻盘的希望寄托在此,去年底低调确认完成融资15个亿,后又被曝样车抵达中国海关。乐视方却把它看成可能还债的重要资金来源,或许也是刘淑青所说的“一切办法”里唯一可能的办法了。

上一篇:苏宁员工持股计划细节曝光,人均受益可超过30万元,哪些公司对员工比较大方? 下一篇:万亿美元市值成为现实,谁将是地球上第一个“99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